FANDOM



历史编辑

早年编辑

彰弘是金刚狼和他的日本妻子阿一(Itsu)的儿子。1946年,阿一在怀胎十月即将临盆时,不幸被冬日战士趁机杀死了。此时冬兵把金刚狼引了出来并送进了马德里坡(Madripoor)的监狱。在阿一死后,罗慕路斯(当时穿着一条风衣外套隐藏了身份)将戴肯抱走,罗慕路斯(Romulus)直接把他从子宫中取了出来并丢下了他母亲的尸体。婴孩因他变种人父亲遗传的自愈因子而从这个可怕的事件中活了下来。
QQ截图20140125230953

罗慕路斯将婴孩留在了彰平(Akihira)和夏美(Natsumi)家的门阶上,这是一对富有、年轻和传统的日本夫妇。他们认为这个孩子的来到是因他们的潜心祈祷的报答于是决定把他当做亲生孩子来抚养。虽然彰平为他取名为彰弘(Akihiro),但是这对夫妇的仆人和他的其余家人私下都叫他为戴肯(Daken,駄犬,“杂种狗”的意思),因为他具有明显的混血儿特征。随着彰弘的长大,他时常被村庄的其他男孩欺负,导致彰弘除了对他的养父以外,对所有的人和事都以非常冷酷的态度对待。

一天夜里,夏美对彰平坦白了她并不爱他们的养子,而且在尝试了多年后,她总算是怀孕了。彰弘无意中听到了这个消息,由此他开始在心里盘算起来。就在同一年的1957年里,夏美的亲生儿子便出生了,彰弘直面他的养母说他已经亲手杀死了她的儿子。听到了这个消息,彰平狂怒不止并断绝了和彰弘的关系,后者也暴躁地回答反正『彰弘』也不是他真正的名字。随后夏美突然出现试图用一把枪刀捅死戴肯,这突发事件触发了戴肯的变种能力,戴肯感到他的手臂一阵悸动,突然间从他的前臂爆裂出三根骨爪因此意外地杀死了夏美。因为不想伤害他的养子,彰平选择了自杀。然后罗慕路斯(Romulus)第一次出现在了戴肯面前,并告诉戴肯,他会是戴肯以后会成为的人。

随后戴肯被罗慕路斯带到了加拿大一处训练基地,这个基地就是40多年前他父亲金刚狼首次接受训练的地方。而负责训练他的恰恰是当年曾经训练金刚狼的家伙——塞拉斯·伯尔(Silas Burr),也就是后来的雇佣兵Cyber。伯尔对戴肯训练了两年多直到在某一天戴肯突然失踪了。在两支搜索小队派出去后,戴肯在罗慕路斯的授意下重新回到了营地杀了所有人后对抗伯尔。在与伯尔的战斗中戴肯展示了罗慕路斯所描述的他那能控制他人情绪的能力。

戴肯使用了这个能力让伯尔自我感觉良好,混淆了他的感觉,这使得戴肯用他的爪子取得了这场战斗的第一滴血。然而伯尔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转瞬间戴肯就发现他自己躺在了地上。伯尔用左轮手枪指着躺倒的戴肯准备干掉自己的学生。但是戴肯很快就出现在了伯尔身后并将左轮手枪的子弹全射在了伯尔身上,并准备对伯尔最后一击,这时罗慕路斯出现制止了他,说自己对伯尔还有利用价值,随后罗慕路斯询问了伯尔他是否有听过亚德曼金属

数年之后罗慕路斯告诉戴肯他的亲生父亲依然在世,但却谎称是金刚狼在他母亲仍然怀着他的时候便亲手杀死了她。还告诉戴肯说金刚狼是害怕他以后会变成的样子。这个谎言在戴肯的心中种下了复仇的种子,罗慕路斯在之后的几十年间一直不停地在给戴肯灌输这个谎言。

与金刚狼相遇编辑

在最近几年里,戴肯与金刚狼首次相遇了。戴肯乔装打扮成一名神盾特工,并在面对被监禁起来的亲生父亲之前残忍地捅伤了达姆·杜根(Dum Dum Dugan),戴肯横着切开了金刚狼的肚子并丢下他躺在血泊里,就像许多年前他的母亲死去的场景一样。戴肯也“帮助”了他的父亲逃脱了神盾的追捕,虽然并非出于善意。

戴肯接下来到了柏林,在一个女子的家里他残忍地玩弄了她的感情,他让她相信他和一个男子在一起骗了她,而事实上他是想杀了这个男的获得护照。本来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但戴肯知道她会喝下一整瓶勃艮地买醉,就悄悄下毒杀死了她。他仅仅只是想要让其他人不会察觉到是他杀的她,同样戴肯也是故意选择了这么一个虐待狂形式的方法下手。

戴肯在穿行过德国北方城市波茨坦的街道时,一个无名的信使跟他搭话了,并提醒了他罗慕路斯的“终极目标”。戴肯派遣这个信使再次在暗中掩盖他的踪迹。随后他登上了去往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火车,在火车上目睹了他父亲在附近偷车的全过程。然后他接到了一个未知身份的“朋友”的电话,就是戴肯的前战斗导师Cyber。Cyber确认了他父亲的目的地。随后在隐蔽的跟踪他父亲进入一家布鲁塞尔银行存放着亚德曼碳合金(carbonadium)合成器的地下室时,戴肯与金刚狼血战了一番,此时戴肯展现出来了和他父亲相似的超英勇的战斗意志,速度和敏捷性。然而Cyber却突然出现打断了战斗。Cyber主动挑衅戴肯,希望戴肯作为自己最棒的战斗学员能带自己去见他的“主人”(意即罗慕路斯)。

但是戴肯却因为俩人的力量差距和Cyber强悍的防御力而落败,丢下他的父亲和导师逃跑了。后来戴肯回到了罗慕路斯身边,并被一个面无表情浑身伤疤的人用一根裹着汽油的鞭子不断鞭挞摧残他的身体,在旁边的野童(Wild Child)警告他以后少去招惹他的父亲。

QQ截图20140125230233
戴肯最终再次现身,打断了死侍和金刚狼,后者正被绳子和锁链绑住悬挂在水池上方。戴肯在死侍拉动会让金刚狼掉进水池中的拉杆前削掉了死侍的左手,然后自己拉动了杠杆,但随后死侍重新站了起来,争斗中戴肯把两颗手榴弹踢进了水池里,导致金刚狼被炸出了水池。戴肯削掉了死侍的另一只手,同时死侍的腹部也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切痕。

正当戴肯跟他的父亲对峙的时候,不料冬兵从背后对戴肯放了一个冷枪,其子弹正是用亚德曼碳合金制成的。戴肯并不知道的是金刚狼曾让罪犯——修补匠(Tinkerer)用亚德曼碳合金合成器制作了三颗子弹,这个装置同样也是给Cyber做过一副心脏起搏器。罗根把这些子弹给了冬兵以击倒戴肯,因为亚德曼碳合金能够使自愈因子的再生速度大幅下降。

金刚狼向戴肯坦白是他让死侍把他抓起来的,目的是想吸引戴肯出现。随后罗根温柔地把戴肯抱出仓库,在此之前他对伤重没法移动却还有意识的死侍说,别想着跟上来报复否则他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他。

戴肯被金刚狼带到了位于日本的一处洞穴里,这里全是过去武器X(Weapon X)试验残留下来的畸形试验品,金刚狼几十年前守卫这些试验品,随后炸掉了这个洞穴。所有的武器X试验品都以为他们被干掉了,但显然事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戴肯在这里恢复了意识后吓坏了,在杀了大部分的人后他问金刚狼,他自己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看起来戴肯丧失了相当多的记忆,就像过去他的父亲所经历过的那样。

原罪(Original Sin)编辑

就在金刚狼试图让X教授帮助戴肯恢复记忆的时候,塞巴斯蒂安·肖(Sebastian Shaw)和凶兆女士(Miss
QQ截图20140125230500
Sinister)抓走了戴肯并聘请了他,承诺帮助戴肯恢复他的记忆。当他们胁迫X教授触碰到被植入进戴肯思想中的“精神陷阱”时,凶兆女士本想在戴肯脑袋里植入进她和他共同生活的虚假记忆,然而戴肯却识破了她的谎言,一爪捅穿了她的腹部。随后戴肯转向X教授,却被他父亲阻止,尽管罗根并不愿意跟他打。X教授用金刚狼的记忆向戴肯展示了罗慕路斯掩盖在阿一之死背后的真相,最后戴肯和他父亲结伴向罗慕路斯寻仇。

在搞清楚Cyber的秘密的期间,戴肯表面上把金刚狼出卖给了Cyber,在搞明白Cyber的秘密后戴肯立刻干掉了Cyber,并把尸体留给了金刚狼。之后戴肯就想方设法想取得他父亲所有的村正刀的碎片。

尼克·弗瑞告诉金刚狼,有戴肯正追踪金刚狼让镭射眼保管在手中的村正刀的消息。村正刀拥有各种神秘的力量,包括驱除超人再生能力的力量。弗瑞说戴肯打算让村正刀的金属附着在他骨刃之上,由最后一次目击在纽约的修补匠经手。

黑暗复仇者编辑

诺曼·奥斯本组建一支新的复仇者队伍,戴肯也在其中,并以加入黑暗复仇者这个事件引诱镭射眼带着村正妖刀自己出现。他称呼自己为金刚狼,并穿上了他父亲以前的棕褐色制服。镭射眼视戴肯为一种威胁,要用村正杀掉戴肯以保护X战警。

戴肯让修补匠把刀的碎片覆盖在了自己的爪子上,由于村正是伪装成金属的原生质态,修补匠不得不为戴肯的爪子做一个亚德曼金属刀鞘,而且因为村正无法真正地和骨爪融合在一起,所以并不耐用。

戴肯的“金刚狼”作为队伍里最狂妄自大的人,甚至还威胁哨兵如果他挡了自己的路就会干掉他。随后戴肯被钢铁爱国者(也就是诺曼·奥斯本)委任为他旗下黑暗X战警的一员,戴肯很不情愿地接受了。

黑暗复仇者接到了末日博士正受到摩根·勒·菲(Morgan le Fan)的恶魔大军攻击,于是他们前往了拉托维利亚执行他们的第一个任务来帮助末日博士。

蜘蛛侠(彼得·帕克)潜进复仇者塔假扮成马克·加根(Mac Gargan,即黑暗王朝时期的毒液)时,戴肯就通过气味第一个发现他并不是马克。然而之后他就被蜘蛛侠打进发电机里丧失了意识。

戴肯同时身在奥斯本的黑暗X战警和黑暗复仇者队伍中,但在两个队伍争吵起来的时候他选择了黑暗X战警那边。当靶眼问他要站哪边的队时,戴肯回答说他“一直都很喜欢在两个队伍中玩。”

在追杀弗兰克·卡索反复失败后,诺曼·奥斯本派遣戴肯和一组天锤(H.A.M.M.E.R)部队去完成任务。经过一场血腥的近身搏斗后,戴肯肢解并斩首了卡索,把尸块从房顶踢了下去。卡索的尸块被由类人体(Man-Thing)保护下的Moloids收集起来后消失了。卡索的尸体之后重新拼合在了一起作为弗兰肯卡索复活了。

布鲁斯·班纳博士把他的外星儿子斯卡(Skaar)引去和戴肯战斗,戴肯使用费洛蒙让斯卡冷静了下来,还原成了人类之躯。因为对在家乡造成的毁灭打击感到愧疚,斯卡要戴肯杀了他,但金刚狼和班纳却介入了。两个父子队伍打了起来,战斗却在班纳说斯卡已经学到了他的一课后停住了,戴肯也丢下金刚狼离去。

戴肯对奥斯本的忠诚之心和真实动机仍受到了质疑,这使他和靶眼和阿瑞斯发生了口角。他秘密协助了神奇四侠突破进入了复仇者塔。神奇四侠是想趁诺曼·奥斯本想要清洗他们的时候窃取针对奥斯本的罪证,但他们却被靶眼阻止了。一盘揭示戴肯真面目的录像泄露到了网上,戴肯被迫要去清洗他的行为。戴肯和诺曼的计划事与
QQ截图20140125224330

命运三女神

愿违,被由艾美·杜林(Emmy Doolin)领导的二线反派队伍拦截了。诺曼·奥斯本本想提升戴肯公众形象的计划严重受挫,造成了大量无辜民众的死亡。惊奇女士(卡拉·索芬,Karla Sofen)想要用研究的心态对待戴肯来缓和她对戴肯的感觉,但戴肯却指责了她和奥斯本。

在奥斯本对阿斯加德的围城战略中,北欧神——命运三女神——给戴肯展示了他干掉奥斯本的幻象,她们希望戴肯能够成为让世界末日降临的那个人。最后黑暗复仇者们被拘捕,戴肯通过杀害一名士兵乔装后后逃出,他也是唯一一个逃出来的黑暗复仇者。

之后他的父亲金刚狼联系到了他,为了打败罗慕路斯而向戴肯求助。然而戴肯背叛了金刚狼转而跳反到了罗慕路斯那边,金刚狼用一把假的村正刀捅了戴肯,但之后在戴肯知道了罗慕路斯是要把帝国传给金刚狼后,愤怒地想杀掉罗慕路斯,金刚狼和斗篷(Cloak)及时赶到把罗慕路斯传送到了黑暗维度。

戴肯和金刚狼大打了一架,最后以戴肯失去了自己的村正刀爪落幕。

再次独行编辑

至此之后,戴肯在罗马呆了一段时间,又去了东京,在这儿他想要找到村正。然而他却偶遇到了复活前来找他
QQ截图20140125230117
复仇的弗兰肯卡索,差点因为对手几近不死之躯而被杀,金刚狼出现介入但戴肯使用血石复活了外星人Exo-Mind差点杀了他和金刚狼。

随后戴肯去往了米兰,这儿的一个服装设计师给他设计了一套新的制服。制服完成的时候他就杀掉了这个设计师去了旧金山,宣布他的时代来到了,并且“要小心耐心之人的怒火”。

被恶魔占据了身体的金刚狼“杀掉”后,戴肯去找了神奇四侠,从里德·理查德那里得到了一双可以伸出能量爪的手套。然后他离开在去纽约的摆渡船上他发现巴基·巴恩斯(以前的冬日战士)当任了美国队长。戴肯来到马德里坡和德嘉·泰格Tyger Tiger)见了面,戴肯计划统治马德里坡的地下犯罪之国。当金刚狼的克隆体X-23来到马德里坡狩猎一个来自她过去的影子时,她不得不面对戴肯,马德里坡地下罪恶之国的新帝王。两个人战斗了一番以证明谁才是最强的那个,但由于他们两个都拥有自愈因子所以结果势均力敌。戴肯与她最终决定组队狩猎马尔科姆·科尔克特(Malcolm Colcord),这个负责无数次让武器X计划(Weapon X Project)重生的人。戴肯不得不决定自己该站在哪一边,X-23也被迫决定她是否该相信他。

洛杉矶编辑

之后戴肯去了洛杉矶建造自己的帝国。在那儿他试图夺取这个城市的地下犯罪世界,成为洛杉矶的Kingpin。在他的计划中他爱上了FBI的女警探唐娜·基尔(Donna Kiel)。由于致幻药物Heat上瘾让戴肯的身体与精神受摧残的程度与日俱增,戴肯和月光骑士虽然不再互相攻击,并找到了连环杀手‘利爪’(Claws),但利爪也透露了Heat这个药物的真实用处是马库斯·罗斯通(Marcus Roston)用来得到超级力量的途径。戴肯突然变成了美国的最高通缉者,洛杉矶警署和FBI都在追捕他。

在数月的尝试后,戴肯想要成为洛杉矶地下王国头目的目标失败了,因为强大的毒品Heat彻底摧毁了他的身体,不仅让他产生了幻觉还燃尽了他的自愈因子。普莱德(Pride)回到洛杉矶和逃亡童盟(Runaways)大打出手,戴肯在缺失自愈因子情况下的同时,唐娜被迫服用Heat上瘾也造成戴肯被唐娜背叛。戴肯不得不与逃亡童盟组队一起打败了普莱德。他们还一起击败了马库斯·罗斯通。然而唐娜在她和戴肯、罗斯通与Heat的事件后
QQ截图20140125230742
已经遭受了严重的精神创伤,她和戴肯在一家餐馆里讨论他们的未来。唐娜知道她爱上了戴肯,但也确信戴肯是个怪物。最后在一场事故后他们两个的感情也以悲剧告终。

戴肯垂死中回到了纽约想要搞出个大爆炸,他把他父亲抓了过来,让金刚狼观看他的“表演”。他炸毁了复仇者和神奇四侠的总部大楼,也在城市四处安放了炸弹,还轻松制服了神奇先生。在经过和城市中各个英雄的漫长战斗后,由于戴肯丧失了自愈因子,他即将死去。最后一刻他要求他的父亲抱一抱他,请求他父亲的原谅。在罗根说话前,戴肯说他很抱歉还在琴葛蕾高等教育学校里安装了个炸弹,他选择自爆让自己尸骨无存。金刚狼赶回学校后什么都没找到,除了一个小小的金刚狼布娃娃,这才意识到戴肯的计划就只是想让他失去所有。

在马德里坡的下城区,剑齿虎举行了一场派对,也邀请了戴肯。

邪恶变种人兄弟会编辑

戴肯不知如何复活了,并秘密组建了一个新的邪恶变种人兄弟会。兄弟会成员中的阿蟒·法鲁克(即阴影之王)计划将X特攻队的存在公布于众。他们想要把埃文·塞巴鲁尔(Evan Sabahnur)改造成他们的天启,他们把埃文带到他长大的农场,埃文跳出车想要警告他的父母逃跑却发现他父母都被剑齿虎和戴肯杀害了。埃文袭击了他们却在杀他们之前克制住了,因为他拒绝变成像他们一样的人。他们称赞了埃文的克制力,随后却透露他们并没有真的杀害他的父母,因为他父母一开始就不存在。戴肯参与兄弟会阴谋的动机是为了获得他父亲的尊重。

由于来自Earth-295的夜行者的背叛,金刚狼被新兄弟会抓住了。随后戴肯与金刚狼面对面的一次谈话几乎吵起来,罗根希望一切都变得不同,并向戴肯道歉。黑色欧米加(Omega Black)持续殴打着死侍,直到戴肯命令她把埃文带给他。戴肯把罗根扔进一个装满水的密闭舱室里,因为唯一能杀掉金刚狼的方法就是抽光他大脑里所有的氧气。戴肯边殴打埃文边强迫埃文亲眼观看金刚狼溺水的全过程。

当埃文穿上天启盔甲的时候戴肯的计划几乎就快完成了。金刚狼在快要溺死的时候被迫看着,戴肯希望阴影之王能控制住埃文,并利用埃文摧毁金刚狼的学校、朋友和世界。之后兄弟会就能向全世界开诚布公一切都是金
QQ截图20140125225719

天启双子的死亡四骑士

刚狼的特种杀人部队的错。毁掉金刚狼的声誉就是戴肯所期望的结局,坏人做坏事很简单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骨子里就是流着坏水。死侍找到金刚狼做了人工呼吸,罗根醒了之后立刻就冲去找戴肯,并告诉死侍去找到小队的其他人然后带他们出去。金刚狼在基地外面找到了戴肯,两个人进行了殊死搏斗。最终金刚狼跪在他亲手溺死了的儿子的尸体前。

天启死亡骑士编辑

戴肯被天启双子利用生命种子和死亡种子复活了,和塞壬(Banshee)、镰刀死神(Grim Reaper)和哨兵一起成为死亡骑士听命于天启双子。

人物性格编辑

戴肯不像金刚狼那样对杀戮有道德上的束缚,他一生中都将此当成他的职业技能。在他有次出场的漫画里,他就残忍地杀害了好几个人,甚至还有一个孩童。   

根据爱玛·佛洛斯特的说法,戴肯曾受过相当严重且不可逆的洗脑,尽管X教授并不赞同“不可逆”这个观点。戴肯意识到金刚狼是他真正的父亲后依然对他持有深深的憎恨,他相信金刚狼只不过是头动物,而他自己是受过训练的真正的战士。戴肯一度忠诚于一个神秘人物罗慕路斯,这个人对金刚狼,野童,剑齿虎和Cyber的人生都施加过强大的影响。在X教授的帮助下,戴肯通过金刚狼的记忆见到了他的母亲。

.png

戴肯已经在不少漫画场景里展示过了他自己的同性恋行为;然而,并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这是由于他的性取向还是他仅仅是简单地利用这个来达到他的目的。戴肯在Wolverine: Origins #11中亲吻过一个男人;但是这次偶然目击只是为了玩弄一个和他有染的女性而已,他承认他随后就杀了那个男人。在Dark Wolverine #75中含糊提到过戴肯曾跟诺曼奥斯本的一个男性员工发生过一次性行为,但后来也被证实这只是他为了能够得到顶级机密文件的手段而已。之后的情节中,戴肯还调戏了马克·加根(即黑暗王朝的毒液),然而当时的环境比较模糊,可能只是开个玩笑。还是在这同一期中,戴肯使用费洛蒙“勾引”了一位天锤(H.A.M.M.E.R)的女性特工。在Dark Avengers #7中,戴肯幽默地提到他是如何“...always did like playing for both teams”(一直都很喜欢在两个队伍中玩),这个双关语不仅暗示了他是双性恋,还有说到他在黑暗复仇者和黑暗X战警中都有参与。在Dark Wolverine #76中,戴肯利用他的费洛蒙操控了石头人,同时还说了一些暧昧的话来刺激石头人。在阿斯加德的围城中,戴肯还轻浮地调戏了穿着鹰眼装束的靶眼,甚至亲吻了靶眼,至少在我们看来是这样……在Dark Reign: Young Avengers #5中,戴肯在跟小绿巨人(Hulking)的对战中也试图使用费洛蒙。小绿巨人和巫士(万磁王的孙子)是一对同性恋情侣。然而戴肯还是在很多很多场景中有过异性恋的行为,也跟女性角色同床共枕过。   

在2009年的圣地亚哥国际Comic-Con上,Marjorie Liu评述(关于戴肯的性取向)说“[Daken] will do anyone and anything [to achieve his goals and he's] past that kind of identification. He's beyond it.”(戴肯会利用任何人和任何东西来达到他的目的,三言两句是说不清楚的,他已经超脱这个准线)Daniel Way补充说戴肯的性取向会在之后的故事中给出解释,但是这不仅仅是他性格上的原因。“He's no more homosexual than he is heterosexual. It's about control.”(他不是同性恋也不是异性恋。这都是为了操控)Marjorie Liu随后在2011年与Newsarama的电视访问中确认了戴肯的双性恋身份。

能力与才能编辑

能力编辑

戴肯有众多超人类的变种能力,其中有一些跟他父亲金刚狼是一样的。

可再生的自愈因子:戴肯最基本的变种能力就是自愈因子,这使得他能够快速地再生出被毁坏的身体组织。戴肯的自愈能力全部限度仍然未知。他曾有过再生出被毁坏/缺失的肢体和器官的场景。他在几分钟里就从石头人对他的严重伤害中痊愈了。

  • 外来化学物质免疫:戴肯自身的自愈能力使他免疫毒药和大部分的药物。但如果一次就给大剂量的话他也能被影响。
  • 疾病免疫:由于他超高效的免疫系统,戴肯免疫地球上所有的疾病和感染。
  • 超级坚固:皮肤,骨骼,和肌肉组织比人类的更加强韧坚固,能承受相当大的伤害。
  • 超级敏锐的感官:戴肯是的视觉,嗅觉和听觉都远超人类。他比普通人类看得更远更清楚,甚至是在几近完全漆黑的环境中也能看到很多。戴肯能注意到普通人类听不到的和超远距离的声音。他能够通过气味识别出人和物件,甚至是他们在完全隐藏的状态下也一样。他可以通过气味跟踪目标,即使是这气味被时间和天气因素销蚀了,他也几乎从未失手过。
  • 超级耐力:跟他的父亲一样,戴恩的自愈因子加大了他肌肉组织的效率,使得在运动中能比普通人类的肌肉组织产生更少的疲劳毒素。和他其他的大部分能力一样,他这个超级耐力的极限也是未知的。他可以至少24小时都不断活动直到他血液里的疲劳毒素开始影响到他为止。
  • 超级敏捷:他的敏捷度,平衡度和身体协调度都远超过最杰出人类运动员的身体极限。
  • 超级反应力:同上。
  • 寿命:他的自愈因子让他的衰老速度远慢于普通人类。虽然他出生于1946年,但他仍然是一副青少年的样貌。
  • 可伸缩的骨爪:戴肯的前臂有三根可伸缩的爪子,两根在他的手背,一根在手腕。他的爪子看起来是黑色的,而且质地粗糙。这些爪子比普通人类的骨头可坚硬多了,可以轻易切开骨和肉,捅破像是钢铁侠的钢甲那样的金属。

费洛蒙操控:戴肯拥有另一项很特别的能力,其全部的面貌依然是未知的。他能操控他的费洛蒙以抑制自己的气味,甚至是金刚狼也没能察觉到他。他还可以用费洛蒙操纵其他人的情绪和感官知觉。他曾经用这个能力向他人灌输强烈的恐惧感,愉快感,失落感,性冲动和某种对于安全的错误认识。这使得他能够出现在敌人看不见他的地方,在对手意识到这点前转移伤害。这种战术让他的对手会以为他有瞬间移动的能力或者超级速度,虽然在他和死侍的战斗中他说过他并没有任何一种这样的能力。他的费洛蒙能力是现实自然的能力,不是心灵能力。在蜘蛛侠想要渗透进黑暗复仇者的时候,他也对蜘蛛侠使用过这能力,他告诉蜘蛛侠他的能力能够扰乱敌人,阻碍他们的深度知觉和视觉,这才是让英雄们的打斗变得慢吞吞的原因所在。他在幼年期就在无意识地使用这个能力了,这也是他的养母不喜欢他的一个主要原因,随后罗慕路斯才教会他有意识地使用和操控。在他和月光石(黑暗王朝时期的惊奇女士Karla Sofen)的暧昧交往中也有使用这个能力,通过灌输暧昧的感觉来迷惑他的男性队友们。他也对一般人的费洛蒙和他们的气味和味道有很强的识别能力。结合他的超级感官和对费洛蒙的掌控,他可以熟练地判断出周围人的情绪/身体状况,不管是动物还是人类。

心灵感应免疫:戴肯对心灵感应有很高的抵抗力。他的思维里放有一个“陷阱”等着任何愚蠢地想要钻进他脑子深处的人,据推测这应该是由罗慕路斯放的。这个陷阱可能可以让他控制进入到他思维中去的心灵感应者。也许它还能帮助找回丢失的记忆,在X-men:original sin故事中,凶兆女士试图给戴肯植入假的记忆,但他突然就恢复了真实的记忆。戴肯的心灵感应免疫和金刚狼的心理阻隔并不一样,后者是由于他的自愈因子擦除了痛苦的记忆造成的。

可伸缩的村正刀爪(现在已被拔除):戴肯让自己手腕部位的爪子跟村正刀结合在了一起。修补匠就是把村正的断片黏结到戴肯爪子上的人,他还在戴肯的手腕里面植入了一种由亚德曼金属构成的人工覆膜当做刀鞘。根据修补匠所说,村正会破坏戴肯的肌肉软组织,所以亚德曼金属刀鞘就很有存在的必要。然而这刀爪是会被毁掉的,所以戴肯只能在特定的情况下才能使用它们,比如说他确定他可以在完全不损坏爪子的前提下给他人造成伤害。这副村正刀爪可以给有自愈因子的人造成巨大创伤,比如说金刚狼,即使是最小的伤口也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愈合,这把刀对他们是完全致命的。

现在金刚狼已经把戴肯的村正刀爪全拔了出来。即使爪子会长回来,但不会再有村正包覆了,因为这并不是基因变种能力。

才能编辑

武术大师:戴肯是个优秀的近战格斗家。Cyber曾训练过戴肯,知道戴肯拥有极好的素质。后来也证明戴肯他好到能打败金刚狼和死侍。还有一个对他的胜利有至关重要因素的是,他能用他特别的费洛蒙能力改变他人的感知和情绪,这能让他在战斗中占有相当大的优势。

多种语言:戴肯会说英语,日语和德语,跟着Cyber和Romulus训练很可能让他还学会了其他语言。

操控和欺诈的大师

优秀的战略家

老练的追踪者和猎人:因为他的超级嗅觉,戴肯是个危险的追踪者,能记住许多不同的气味。

其他编辑

  • 关于他的纹身:即使他有能力通过治愈因子将自己右臂的纹身清除掉,但他明显没有。纹身的存在可能说明戴肯具有操控治愈因子选择治愈特定部位的能力。
  • 关于他的生日:这里一直都有些争议,因为尽管给出的确切年份是1946年,但根据他父亲的人生历程和巴基在1946年到1954年之间都处于假死状态来看,这又是个前后矛盾的说辞。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